酒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孤悬敌后的抗日洪流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8:11:44 阅读: 来源:酒柜厂家

孤悬敌后的抗日洪流

本报记者沈贤中通讯员张全贺

巍巍大别山,遍洒英雄血。位于大别山腹地的金寨县,在抗日战争时期是安徽省政府和中共安徽省工委所在地,是安徽抗日救亡的中心,在金寨县境内抗战的军民为抵抗日本侵略和争取民族独立浴血奋战,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付出了巨大牺牲。

“1938年初,安徽省省会安庆沦陷,省府由代主席张义纯率领退往六安。1938年二月,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兼安徽省政府主席李宗仁上将将省会迁到立煌县城,就是今天梅山水库淹没区。”近日,记者走进金寨县探访老区人民的抗战岁月,该县党史办胡本昌老师向我们娓娓道来。

1938年5月,抗战形势日趋恶化,蚌埠、徐州相继失守后,日军又攻陷合肥,威逼六安。为避日寇兵锋,国民党安徽省政府、安徽省民众总动员委员会等机构于6月27日由六安迁到立煌县城金家寨。中共安徽省工委为坚持国共合作的抗日统一战线政策,领导长江以北和大别山区的抗日民主运动,也于6月份从六安迁至立煌县。10月,国民党第21集团军总部也由鄂东移驻立煌县金家寨。金家寨这个一向闭塞的山区小城镇,顿时机关林立,人口剧增,成为战时的安徽省会和政治中心。

“1932年建制的立煌县,位于皖西大别山区,是以金寨为县治,城区主街道仅长1.5公里。省会迁到之后,因老区狭促,不可扩建,于是建立新城区,占地约5平方公里。当时,随省府机关一起迁来的各种机关、大小工商业户,沿古碑冲至金家寨老城,兴建起了一条环山街市,号称25里长街。”胡本昌向我们描述了当时的盛景。

随着安徽省政府和省动委会迁来金家寨,安徽省战地服务团、抗敌演剧第六队、广西学生军以及省直属的第24、33、37、39抗日工作团相继进驻立煌。这些抗日团体的领导人多为共产党员,他们到立煌后立即深入基层,以各种方式对群众进行抗日救亡的宣传教育,揭露日军侵华的暴行,激发人们的爱国热情。

“在武汉会战结束之后,立煌县正式成为安徽的抗战中心,当时日军已占领了武汉、合肥、六安等地,将立煌县紧紧地包围在中间。”对金寨县抗战史颇有研究的吴孔文告诉记者,当时的立煌县依托地形优势,孤悬敌后,引起了日军的极大愤恨。

饱受摧残日军罪恶难书

1943年元月1日上午,安徽省政府在金家寨飞机场召开了“庆祝元旦”大会。会还没开完,会场便骚动起来,不一会,人们成群结队逃离,大会不宣而散。原来,当时向金家寨进犯的日军,距离会场只有数十华里了。

元月2日下午5时许,日军以一个加强联队的兵力,从鄂、皖边界的滕家堡攻入金家寨老城区。日军进入金家寨后,便大烧大杀。所遇居民,无一幸免。

“日军在金家寨肆虐3天后,由于孤军深入,未敢久留,于元月6日撤出。退走前,大肆进行抢劫,将省府机关和商店里的贵重财物如金银、珠宝、古玩等掳掠一空。然后,又派出一支骑兵队,手举火把,沿25里长街,到处放火。本来已四处起火的山城,顿时烈焰冲天,一片火海。”吴孔文说。

据了解,日军放的这把火,给当地人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损失。据吴孔文介绍,老城区商店里的桐油、猪鬃、麻等土特产品;新城区随同省府迁来的金融、百货、五金商店,以及从省内外来此经营的呢绒、布匹、食盐等商店里的库存物资,均未转移,除被日军抢走外,皆被大火烧掉。据当时的统计,仅商业库存物资的损失,约折合法币在100亿元以上。

不仅如此,早在1938年6月30日,日军就派飞机轰炸金家寨,共炸毁房屋400多间,伤亡群众100多人。

1938年9月和1943年元月,日军两次祸害开顺街,给当地群众带来巨大伤害。

同样是1943年元月,日军途经茅坪,制造了茅坪惨案,杀害群众500多人,街上400多间房屋全被烧毁,群众财物被劫掠一空。

劫后余生踊跃参战支前

日军的暴行并未征服金寨人民,反而激起他们的斗志。当地驻军和群众先后在富金山、康王寨、查儿岭、长冲岭与日军发生激战,有效地打击了来犯日寇。

1938年9月,国民党71军宋希濂部第88、61、36师,51军于学忠部第113、114师,30军田镇南部第30、31师,在立煌、霍邱、固始边境的富金山一带阻击西进武汉之敌,战斗持续10余日,毙伤日军万余人,打破了敌人的战略计划。

前线激烈的炮火,并没有影响后方群众的抗战热情。在富金山战斗中,为配合军队作战,开顺、白塔畈两乡的乡保自卫队也纷纷拿起武器,保卫家乡。开顺联保自卫大队利用熟悉的地形,在黑夜里声东击西,打得敌人不堪安寝。白塔畈自卫队在开顺街东面的尧岭头伏击敌运输队,截获一辆辎重汽车,打死了3名押车日军,缴获了全部枪支弹药和军需物资,支援了在富金山阵地的中国守军。

1939年8月21日,麻埠青年抗敌协会为响应省会献金运动,举行话剧公演,观众踊跃争献,共得法币140.6元。9月15日,立煌县妇抗会联合直属35工作团及妇战团,为前方将士展开募捐寒衣运动,共募捐现金1000余元,送往前方。

“立煌县是老苏区,群众有一定的政治觉悟,热爱和平,反对战争,更热爱自己的国家。自‘七七’全面抗战以来,全县各抗日群众团体很快成立,在省、县动委会的号召下,在各抗日工作团宣传鼓动下,都投入抗日救亡运动。为了支援前方抗日,做到了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协助政府和军队开展全面抗战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对金寨历史研究多年的金寨县委党校副校长李业坤谈起金寨人民的抗战,由衷的给出了客观的评价。

古碑冲阻击战

1942年底,日军分东西两路分别从罗田、麻城窜入金寨县。1943年元月1日,东路日军窜至茅坪,次日向古碑冲推进时,沿途因受到阻击,延至当日晚才到达立煌城区。这支阻击部队的浴血奋战,遏住了敌军铁蹄前进的步伐,赢得了半日时间,使城区八万人民得以安全撤离,幸免于难。

担任阻击战和掩护的是警卫团,即国民党第7军第171师的513团。守于东路柳树沟前沿阵地的是该团的第3营第8连,另第五战区干部训练团的部分官佐和学员一百余人也被推上前线,作为策应。513团团长为潇湘汤,8连长为周明。

元月2日上午6时半,日军前哨约七八百人由乌鸡河窜来,8连在周连长的指挥下严阵以待。当日军搜索部队正试探前进时,隐蔽于朴刀尖的8连官兵立即开枪射击,毙敌8名,日军受挫后退回原地,以猛烈的炮火向8连阵地轰击,大股日军在炮火掩护下,向查儿岭盘旋公路推进。这时伏于公路左翼的8连官兵向敌侧背攻击,敌猝不及防,再次溃退下去,稍事整顿后,日军又以强烈炮火压住8连阵地,再度冲上公路,又遭8连炮火迎头痛击,毙敌60余人,迫使日军不能通过8连防线。午后,敌分作两股,一股轻装向查儿岭8连后方迂回包抄,另一股猛攻8连阵地。下午1时许,窜到8连背后之敌,疯狂向8连攻击,8连阵地全被烟火覆盖,连长周明鼓励8连官兵说:“只要我们机枪不哑,就绝不容许敌人从这里通过。”又说:“我们如果撤出去,怎么对得起战死的兄弟们。守一刻是一刻,坚决与阵地共存亡!”最后,英勇的8连孤军奋战半日,连长及大部分官兵壮烈牺牲。

古碑冲阻击战,双方兵力悬殊,日军6千余人,且有精良装备,国民党的军队仅一个营,加上非战斗序列的皖干团官兵,不足6百人,与日军为一与十之比,极力阻滞了日军的推进,并使之受挫,既打击了敌寇的凶焰,也达到了掩护的目的,并使立煌城区数万人免遭劫难。

金寨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县红军历史研究会会长闫荣安告诉记者,周明烈士率领的中国军人查儿岭薛家山阻击战是我县境内唯一一次正面抗击日军战场。

沈家畈农民打“鬼子”

抗日战争期间,群众习惯地称日寇为“日本鬼子”,原吴家店镇人大主席晏绍锐讲了这样一件趣事。

1938年9月,日本鬼子占领富金山(固始县境,邻近金寨县),沿叶(集)商(城)公路直趋商城,并派出一个侦察小队约25人窜入金寨探听虚实。该小队行至沈家畈(今斑竹园镇白沙河境内)时,听说附近没有中国军队,便窜到村里搜寻好吃的东西和贵重的物品。当地农民郑家安等见来的鬼子人数不多,遂联络农友数百人,以土枪、土铳、刀、棍为武器,围歼来犯之敌,并鸣锣呼喊四乡群众,自动组织起来打鬼子,又火速送信给斑竹园驻守碉堡的壮丁队,请求支援。壮丁队携带步枪、手榴弹等及时赶来参加战斗。周围群众闻讯也纷纷前来参战助威。鬼子凭借精良的武器负隅顽抗,战斗持续两昼夜,共毙敌7人。后来,鬼子的子弹打光了,便分散四处逃命。农民群众凭借熟悉的地形,跟踪搜剿,除一个鬼子逃脱外,其余的很快被抓住,并被愤怒的群众乱棍打死。

后来,在沈家畈逃脱的一个鬼子,流窜斑竹园一带,冒充中国人,以行窃,乞讨为生。11月中旬,在西河桥被县后备队捕获,后被押送至县城,安徽省政府还奖励了后备队。

成都到桂林物流专线

绵阳大件货运专线公司

成都到黑龙江物流

泸州大件货运物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