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宋丹丹称国外照大纲拍戏 业内:不即兴改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3:45:19 阅读: 来源:酒柜厂家

宋丹丹称国外照大纲拍戏 业内:不即兴改

宋丹丹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综合

宋丹丹宣传新剧时抛出“拍戏不是拍剧本”等言论,在编剧圈引发争议。与宋丹丹合作《美丽的契约》的编剧宋方金发微博称,宋丹丹片场随意改戏令作品走样。宋丹丹先微博反击,称剧本好到如刘恒的《窝头》这种程度自己不会改,随后否认说过拍戏不用剧本。前日,宋方金发表最新回应,并晒出《美丽的契约》前三集剧本。在编剧、制片、导演等业内各方人员的参与下,“两宋”间的嘴仗,也上升成行业问题。

进展

宋方金发布第三次声明

《美丽的契约》导演余淳前日力挺宋丹丹,称此事中宋丹丹属于“扶老人被讹”,宋方金剧本质量不佳,导致不得不改。对此,宋方金前晚发布长文声称最后一次讨论演员与剧本关系,并公布《美丽的契约》前三集剧本。对于宋丹丹修改剧本的重要理由“剧本太烂”,宋方金回应,“照此逻辑:一个人被抽一耳光,说明他该打。这个逻辑不好玩儿。气人。由此牵扯出两个问题:一、什么是好剧本;二、剧本的好由谁评判。”宋方金还谈到合作过的演员,他称王志文不喜欢改剧本、陈道明尊重编剧,进而强调“我从不否定即兴创作,但即兴创作不是随心所欲,因为电视剧是大众艺术”。另外,宋方金还否认自己和宋丹丹“骂战”是炒作。对于宋方金的第三次声明,昨日凌晨导演余淳微博驳斥,再度力挺宋丹丹,认为宋方金晒小说充当剧本。

眼见二宋之争越来越热闹,拥护宋方金观点的编剧们,开始在微博讲事实晒剧本以正视听。章柏青微博称,“朋友聚会,‘两宋舌战’成话题。大家目视在座的编剧芦苇,他就不语,问急了,道:当年凯歌拍《霸王别姫》,是签了约要完全按我剧本拍,陈是做到了的。王全安拍《图雅的婚事》,也遵循我原剧本。旁边另一朋友道:看,照剧本拍的都得了戛纳、柏林大奖;王之《白鹿原》自作主张一奖未获。芦苇并不附和,正乃大家风范。”编剧雨热晒出《神医喜来乐》剧本,称李保田那时是电视剧最大的腕儿,也严格按剧本,一个字儿没改。

探讨

1 演员是否有权改剧本?

写过《金婚》等的金牌编剧王宛平说:“我听说有的强势编剧,合同里签有不许改剧本,但我没签过这样的合同,我也没办法不让演员改剧本;一般越资深越爱改剧本,在剧组,谁片酬高谁有话语权。”在国内,不仅大牌演员爱改剧本,演员、导演、制片人改剧本也普遍。《心术》播出时就曾传吴秀波改词引六六不满。王宛平听过最可气的例子是去年一热播戏,“编剧是资深一线大腕,主演是刚火的年轻演员,但演员接到剧本当即就撕了,俩主演现场攒本子,一天一集!”

演员张嘉译认同签合同的方式,“如果制片方答应,那他跟演员签合同,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演员会更认真看剧本,对演员来说,特喜欢拍一字不改的戏。”但他也表示,导演、演员都会有二度创作。

2 改什么编剧能接受?

编剧王宛平认为一般演员改剧本有两种改法,“一个是锦上添花,但另一种就让人不能接受,伤筋动骨把结构变了、人物个性变了,有的更可气——前边按照自己意思改,后面改不动了就不改了。” 《重案六组》等的编剧余飞认为,大牌演员可以对剧本做出改动,但应该在不影响整体的情况下,根据具体情况对台词进行润色。

针对宋方金所说宋丹丹在《美丽的契约》中80%的表演是发挥,该剧制片人罗立平表示,确实有二度创作,但改动没那么大,故事内核没变。

3 改过之后效果如何?

编剧张巍称自己的剧也有被大肆修改的,但往往收视、口碑不好。编剧王宛平表示,“改后效果不好说,歪打正着也许会火,但总有栽的一天。”编剧余飞认为,演员对剧本创作不一定在行,编剧于正的态度是:“剧本不好你就别接!”

临时改戏,搭戏演员会“压力山大”。《我的儿子是奇葩》主演佟大为曾说:“对丹丹姐随性的表演方式早有耳闻,和她拍对手戏前我仔细背了剧本。没想到到片场,丹丹姐完全不跟我对词,她上来就说‘大为,咱不看剧本。咱就演人物关系。你是我儿子,你跟着我演就行了。’当时我就蒙了,演完一场戏,我后背全湿了!”不过,该剧编剧张琦称剧本改动不大,“5%是演员和导演根据现场情况做了润色”。

4 外国大腕是否只看大纲?

宋丹丹称国外好多人就照梗概或大纲拍戏,编剧于正说“外国不这样,外星吧,丹丹老师真幽默!”韩国KONAM&E公司总裁马雪告诉媒体,韩国再大牌的演员也不会片场即兴改剧本。

贺然是韩剧《浪漫满屋》第一稿编剧,他表示国外只有欧洲一些文艺片会这样拍,但好莱坞、韩国都不会出现宋丹丹说的情况,“投资很大的好莱坞商业片都不单是影视公司自己投,还有银行、投资公司投,改一句话要层层审批,甚至惊动银行,不可能没剧本随便来”。贺然还说,韩剧写脚本时,每场戏节奏编剧都心中有数,“如果演员一改词,节奏都乱了,比如多发挥7分钟,末尾就不是编剧留的悬念点,这样都没法剪辑。”

5 制片人们怎么看?

《我的儿子是奇葩》制片人王维江对宋丹丹“改词”行为表示理解,但认为,“二宋之争”提及的演员与编剧矛盾是个案。另位不愿透露姓名,和宋丹丹合作过的著名制片人则认为,“这事反映的只是目前电视剧制作乱象之一,怪不了任何人。”很多戏都是仓促上马,大环境导致编剧没时间好好写剧本,导演和演员现场边改边拍,“按照行内既定认知,导演有权改剧本,因为导演在电视剧创作中还是起核心作用。而导演和演员有没有这个水平改,编剧自身的水平是不是有问题,这很难辩得清。”

伊朗美女图片

恐怖小说免费

药材种植大全

蔬菜种植季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