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江西公益人士喊话携程亲子园事件沪妇联有不可推卸责任【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4:10:11 阅读: 来源:酒柜厂家

中国江西网讯 记者曹琦、郑周报道:11月10日,携程托管亲子园教师虐童一事持续发酵,让外界质疑的是,携程等在监管方面存在严重失职,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股价一度暴跌。让外界最为质疑的是,不受监管的“黑幼托”,为何能成功上位?在这起涉嫌虐待案的背后,或凸显出当前幼托行业的乱象,以及权力寻租背后的黑色利益链。江西籍的中国著名公益人士“中国小蚂蚁”唐伟也提出一系列质疑。

携程亲子园事件持续发酵

日前,携程托管亲子园教师打孩子的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显示,教师一言不合就开打,还强行给幼儿喂食芥末。此事一经曝光,立刻引起社会舆论的强烈谴责。如今,携程亲子园已停止运营,并将无限期整顿。上海警方透露,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中的三名涉案人已经被警方刑事拘留。携程因在监管方面存在严重失职,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股价一度暴跌。

携程方面表示,亲子园开园后,就已安装视频监控给亲子园,但项目负责人并未按要求抽查视频情况。携程公共事务部经理杨勇告诉中国江西网财经记者,2015年开始筹备“内部托儿所”,并计划以自营的形式开办。当时成立项目组后,行政部门、技术部门、人力资源部门均参与其中。2016年1月27日,长宁妇联来公司参观,主动要求承接该项目。经过与几家机构的采购对比,携程最终选择与妇联合作。随后,与《现代杂志》社旗下机构“为了孩子学苑”合作方洽谈方案。2016年4月1日,亲子园正式运营。

然而,据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透露,携程亲子园开了两个月后后遭相关部门叫停,之后就由政府挂牌第三方服务接手。携程公共事务经理杨勇向中国江西网财经记者回应称,携程亲子园最初开办时由于“市教育局认为当时是在办幼儿园且不具备资质许可,给予了停办处理。”同时,携程确实存在不可回避的责任,并将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并认定该施暴教师是长期行为,将提供更多视频证据给警方。

第三方机构资质引质疑

让外界最为质疑的是,该机构是否具备资质?其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记者了解到,携程亲子园在长宁区妇联的牵头下,选择了“为了孩子学苑”作为第三方教育机构办理。这中间还有一层关系是《现代家庭》杂志社是“为了孩子学苑”旗下的单位,而《现代家庭》杂志社是由上海市妇联全资控股。“为了孩子学苑”项目负责人张葆葆,此前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透露,在携程亲子园之前,“为了孩子学苑”并没有运营幼儿园或幼儿教育管理机构的经验,仅有社区中心的服务和拓展的经验。让人不禁疑问的是,为什么这样一家此前毫无经验的第三方机构能够被携程在众多的竞争对手中选中?

上海市总工会公布名单

当记者就携程当初对比了哪些第三方机构,是否核实了资质采访时,携程公共事务经理陈勇表示,不方便透露具体的机构名称。同时,作为一家企业来说,在考虑选择哪家机构接手的时候,不得已必须兼顾政府多一点,这在中国也是常态。但是,根据长宁区教育局的回应,携程亲子园并没有备案。根据上海市总工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携程亲子园还被纳入第一批试点“职工亲子工作室”。让中国著名公益人士“中国小蚂蚁”唐伟觉得吊诡的是,不受监管的“黑幼托”,是怎么成功上位?

根据上海市妇联8日晚的公开回应:“携程亲子园是携程开办的企业内部托幼机构,委托《现代家庭》杂志社读者服务部(为了孩子学苑)日常运营管理,自2016年春节后正式运营。《现代家庭》杂志社读者服务部属独立法人单位。”对此,中国著名公益人士“中国小蚂蚁”唐伟告诉中国江西网财经记者,“妇联即使可以指导,但是不具备幼儿园办学?监管的职能作用。同时,妇联不管如何指导,都必须是指导具有法律行政审批合格的“幼儿园”,而携程亲子园没有在教育局备案,则妇联的指导作用是不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行为,因此导致携程亲子园出现了恶劣的虐童事件,也是一种必然。在这次恶劣虐童事件中,指导不具备正规幼儿园资质的“携程亲子园”工作的妇联,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幼托行业乱像何时休?

“为何是妇联下属单位《现代杂志》读者服务部,以“为了孩子学苑”的名义进行日常运营管理?本身《现代杂志》就不具备办学“幼儿园”的资格,却任其下属“读者服务部”去行使幼托办学教育的职能作用,这是一种典型的逃避“幼儿园”安全监管的方式,《现代杂志》社作为法人资格单位,在此严重伤害儿童的恶劣事件中,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有关职能部门必须严惩此严重虐童事件中相关责任人,这样才能让今后全国各地的幼儿园办学资格与管理健康良性发展,中国梦的实现必须从娃娃抓起。”中国著名公益人士“中国小蚂蚁”唐伟向记者表示。

虐童事件的频发,拉扯着社会的神经,也揭露了幼托行业的乱象。幼托行业市场分散、监管困难,导致幼托早教市场乱象丛生,直接跟孩子对接的工作人员,或因素质、薪酬问题成为虐童的导火索。尤其是二胎的开放和职业女性的增长,需求急剧上升,幼托市场呈爆发式增长。然而,各地现存的托幼机构,除少数有合法经营资质之外,大量处于无照经营状况,质量良莠不齐,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

根据上海市妇联的调查,截至2017年初,上海存在的托育服务模式,包括集办托儿所、自负盈亏的公助民办非企业、公办早教指导中心、民办幼儿园的托班、企业自办托育机构、私立进修培训机构和早教中心、家庭式托育点。其中,前三种由政府财政托底或政府场地租用支持,属于合法运营托管服务,而其他的都存在不合规的问题。

护童变虐童上海妇联身陷舆论漩涡

身为“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组织――妇联,竟然在其管辖范围内发生如此人神共愤的“虐童事件”,不禁令人寒心。

11月8日下午,上海长宁区教育局对媒体表示,该托幼所未在教育部门备案,不属于正规的教育机构,而是携程内部职工子女的托管点,工作由妇联来指导。这一言论,立即将上海妇联推上舆论的风头浪尖。

公开资料显示,该托幼所是携程委托《现代家庭》杂志社读者服务部“为了孩子学苑”管理的项目,而中国江西网财经记者从“天眼查”上查询得知,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则由上海市妇女联合会100%持股。虽说《现代家庭》杂志社读者服务部属独立法人单位,但上海市妇联作为主管部门,仍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9日凌晨,上海市妇女联合会对“携程亲子园事件”作出回应。对于这起伤害儿童的恶劣事件,市妇联表示强烈谴责,并密切关注此事后续进展。并将对《现代家庭》杂志社严肃处理,对直属事业单位加强管理,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但此举却引来舆论的一片嘘声,并未让广大“吃瓜群众”买账,准入与监管成为网友们追责的重点。只是谴责就完事啦?作为推荐单位与主管部门的妇联,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月收费2580元系上海市政府实事项目

中国江西网财经记者了解到,携程亲子园主要面向18个月-36个月的幼儿,周一到周五8时30分到18时30分开放,托管时间长达10小时,还设有寒托班与暑托班,孩子每天在这里吃午餐、晚餐和两顿点心。

携程公关总监宋燕在其社交平台透露,该托儿所月收费2580元/人。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其拥有一定的竞争力,携程一员工也表示,该托儿所比外面的价格要低。

但令人惊诧的是,《现代家庭》与“为了孩子学苑”,两者的经营范围都不包含学前教育教育。在接手携程亲子园之前,“为了孩子学苑”甚至没有运营幼儿园或幼儿教育管理机构的经验。那么,“为了孩子学苑”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被选中的呢?

中国江西网财经记者注意到,携程托儿所系上海市政府实事项目“公共托育服务”首批试点项目。据公开媒体报道,2017年5月31日,上海市妇联举行专题新闻发布会向媒体宣布,2017年上海市政府实事项目“公共托育服务”第一批试点已揭晓,长宁区携程亲子园已完成实事项目验收,6月1日正式挂牌,首批投入试运营。

截至发稿前,中国江西网财经新闻记者多次拨打上海妇联及《现代家庭》杂志社的电话,均未获得回应。

流星群侠传无限元宝破解版

创世纪神手游

神创九州手游官网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