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氏诡谈之鬼吓鬼[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35:35 阅读: 来源:酒柜厂家

明和娟是一对姐弟,娟今年高三,而明是初三。他们都是要参加升学考试的人,家里人怕影响他们的学习,便在学校的附近找了一个出租屋,方便他们学习。今天明和娟就搬了过来。

“你们把东西放在这就可以了,其他的我来帮你们弄吧”说话的是一个叫吴妈的女人,有点胖,但人还是很热情的帮娟他们提着东西。

“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就给我说,我就在楼下的值班室。”看着娟又说道:“像你们这样的学生我见过很多,都是家里人的一番苦心,我就想你们的爸妈一样,不要客气哦”,吴妈憨厚的笑着。

“嗯,谢谢你”娟回答道。

娟简单的打扫了一下房子的卫生,就跟弟弟说:“明啊,在这里可不要胡闹,这里不是家里,你现在不管干嘛都要给我说,听到了没有?”娟认真的说着。

“知道了,麻烦死了!”明有点不耐烦的转过头不去看娟。突然他回过头冲娟说道:“姐,我去找朋友玩了,他说有好东西给我看,我一会就回来了”。还不等娟说话,明就冲娟做了一个鬼脸跑出去了。

“哎,这个混小子,希望不要在外面惹什么事”娟无奈又担心的望着远去的明。

已经是晚上了,外面的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明还没有回来,娟已经是在屋子里团团转了。实在等不下去了。娟下去值班室找到了吴妈。吴妈在凳子上看着电视,手里还不停的织着毛衣。

吴妈一看到娟急慌慌的,赶忙问道:“孩子,怎么了?看你的样子很着急啊?”

“那个我弟弟,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不知道有没有事,我很担心啊”娟断断续续的说着:“我想出去找找,要是他回来了,你就让他在家好好呆着,哪里都不要去了。我找不到会回来的。”

“啊!好的,你放心。孩子你快去找吧,我看见他一定会给他说的,你找不到就马上回来,然后我们一起想办法,不要太着急了。”吴妈关切的拉着娟的手。

吴妈手里织着毛衣,还时不时的看一眼墙上的钟表,“都九点了,不知道找到了没有”吴妈暗自担心着。

“啪!”一声,一颗石头打在值班室的窗户上。

“谁!是谁?这么讨厌!”吴妈放下手中的毛衣,大步冲到外面,“不要让我捉着你”

黑漆漆的四周看不见一个人影,周围也没有动静,吴妈便又回到了值班室。

“谁家的孩子,没事干砸什么玻璃!”吴妈还在骂骂咧咧的。

“好冷啊,咦,窗户怎么开了”不知什么时候窗子开了,吴妈过去关窗户,到窗子前。突然!一个翻着白眼的,眼珠子流着脸颊上的黑面鬼哗的一下跳在吴妈眼前,他还吐着长长的舌头,露出尖利的牙齿。冲吴妈咧嘴笑着,一股接一股的血从他嘴里流出。

“妈呀!”吴妈倒在了地上。

晚上十点了,娟一个人悻悻而归,她看了一眼值班室的门是关的,里面黑黑的,看来吴妈是睡着了。“哎”娟叹了一口气回房间了。

“吱”门自己开了,娟以为是弟弟回来了,说道:“明你来了吗?”

可是屋子里面很黑,娟什么也看不见,她伸手去开灯。“比”一声,灯没有亮。看来是坏了。

什么东西好像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晃动,一跳一跳的。屋子里仿佛有一种诡异的气息将娟压制着,她不敢大声的出气,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个黑影。

慢慢黑影向着娟靠近,“啊!”娟吓得大叫一声,随手抓起东西就往上扔,边仍边跑出来楼道,在楼道的灯光下,娟看见这是一个眼珠子流到脸颊上的长舌尖牙黑鬼!样子集聚恐怖,他在后面追着。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黑鬼突然冲瘫软在地上的娟笑道:“你这个胆小鬼,你看看我是谁”

那个黑鬼将脸颊上的眼珠子取下来,将脸上的黑色涂料一抹,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是你!你个臭小子!”娟不知是气还是激动,坐在地上抱着头一个劲的哭了起来。

“哎哟!姐,你至于嘛!哭什么啊,我鄙视你。”

那个黑鬼原来是明假扮的,他就是想吓吓人,小孩子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这么恶劣的手段,真是要好好教育。

>>

娟站起来一把拉起明就进了屋子,“你以后再不许这样吓我了,不然我就不管你,把你交给妈妈,让妈妈好好管管你,看妈妈不打你。”

“好好好”明满嘴答应着:“哎呀!我的手枪不见了!一定是掉在了楼下的值班室了”

明准备下楼去取,被娟叫住:“不要去了,人家吴妈睡了,不要去打扰人家了,明天再说吧”

“什么睡了啊,刚刚还醒着,我还吓她来着呢!”明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什么!你还吓吴妈!”娟一下子跳了起来!“你不知道吴妈年纪大了,要是出什么事怎么办啊!”

两人匆匆下楼到值班室去找吴妈,此时值班室的门是关的,里面黑黑的。“好吧。看来吴妈真的是睡了,我们明天过来吧”两人又回到了出租屋里。

第二天天一亮,娟就带着弟弟来到楼下的值班室。门开着里面坐的不是吴妈,而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

“你好,那个?吴妈今天不在吗?”娟礼貌的问到。

“谁?吴妈?”他很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两姐弟,“你们找她干嘛?”

“我带我弟弟过来向吴妈道歉来的,今天她是不上班的吧?”娟背后站着明,瞪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上班?吴妈早就在一个礼拜前死了!”他指着不远的一家医院说道:“就是在那,抢救无效,死于脑溢血,死的时候还在织毛衣呢,大家都知道的事,你们是新来的吧”

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赶忙上楼取出开房用的发票,仔仔细细看着签字的那一栏,上面赫然写着:吴桂芳!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