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在深秋15个故事背后你不容错过的声音《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7 01:08:55 阅读: 来源:酒柜厂家

本报记者曾炳光,采访6年载着九旬母亲去送水的林河银

本报记者郑娟娟,采访照顾养母多年的林月青

闽南网11月24日讯 15个故事,15种人生,本报“爱在深秋 情暖重阳”特别报道至今画上句点。不知,你收藏了多少关于孝顺的体会,积淀了多少关于孝顺的感动?

本报多位记者历时一个月,踏访漳州的角角落落,用文字和镜头,走进一个个平凡家庭,记录下人世间最质朴的情感。

采访路上,脚步匆匆,除了倾听之外,更有记者的种种感怀、心灵涤荡,而这份感怀,更多源自于厝边点评、网络谈论。

而这些声音,你不能错过!

记者手记

寻找一面之缘的送水工

找到林河银,可以说是“几经周折”。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市区劳动大厦的楼下。那天,刚出楼梯口,就见到一个奔忙的背影,提着两个空桶,朝大门疾步而行。门口是一辆运水的三轮摩托车,车斗上是一位老太太和一条狗,老人坐椅子上,晒着阳光,干瘪的嘴巴不停地动着,手里还拿着半块饼干。

送水还载着一个老太太,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等我追出大门,摩托车已经开动,老人颠簸着随车远去,身影渐渐变小。之后的几天,再也没有发现老人,也没有碰到那个送水工。楼下的物业工作人员称,进出大楼的送水工很多,没有留意到。

一次闲聊,我告知朋友,我们正在寻找身边孝敬子女的典型,朋友提起,通北街道的工作人员曾告诉他,在和平里小区有一个送水工,每天载着老母亲去送水。劳动大厦楼下的一幕,突然又清晰起来,朋友所说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我见到的那位送水工。他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载着老母亲去送水呢?

第二天,我去了和平里小区,有了答案。

我和摄影记者小白找到了送水工的仓库,遗憾的是大门紧闭。

当天下午,我们再次来到仓库,门开了,一个戴着帽子的老人坐在背靠椅上,弓着背睡着了,小区保安王先生告知,这就是送水工林河银的母亲,而送水工在小区有一个亲属。由于怕被拒绝,我们谎称要买水,从送水工的亲属那拿到了电话,这才得知送水工叫林河银,48岁。(曾炳光)

孝顺,是幸福地付出

走进孔艳华的家,是一处最普通的老公房,天井里种了好些花,大堂里横七竖八地摆着邻居家的自行车和电动车,孔艳华和母亲住在二楼。从一楼上到二楼,楼梯很陡,连年轻人走起来都很吃力,而孔艳华每天上下楼梯的次数她自己都数不清。

一般的家庭里,老人家到了孔艳华的年纪,儿孙满堂,该是享清福的时候,“我可不行,我得照顾母亲。”

在孔艳华不分昼夜的照顾下,母亲躺在病榻上10多年,身上从未生过褥疮,从奄奄一息到现在还算健朗,孔艳华的母亲说,她是修了多大的福分,才能有这样的女儿。

在采访中,说到丈夫离世,独留她一人照顾母亲,拉扯孩子,孔艳华的情绪一度失控,泪水夺眶而出。这样的付出,对谁都不是一件易事,然而,她却又说:“母亲,是我幸福的负担。”(张颖珍)

父母的事,最重要

15个家庭,不一样的孝行,总能感动我。同样为人子女,我深感,自己为爸妈做的实在太少。

总结一句话,顺从父母的心愿,比啥都重要。

采访中,有这样一个细节,我记得清楚。我向多位子女提出要采访时,他们都跟我答复,“我得问问爸妈,他们同意了,我就同意”,没人直接代替爸妈拿主意。

同样,很多老人接受采访时,打电话让儿女回家接受采访,通常都是子女、儿媳、女婿、孙子孙女……一家人都赶来。为此,有社区工作者跟我开玩笑,要采访孝顺家庭,找爸妈沟通准成事。虽说是句打趣的话,可话里透着理,千事万事,父母的事,最重要!要支持!

其中,为了配合爸妈拍照,陈水德(孝顺家庭14,11月21日A13版报道)二女儿陈贞,要上晚班,只有1小时吃饭时间,还特意往爸妈家里赶。

每一次的采访,我都能看到他人子女的孝心。行孝,其实不难,请别拖延了,不要等到父母老去,眼花了,耳背了。每一天,顺从他们的心意,让他们开心,就好。(郑娟娟)

各方论孝

15个关于孝顺的故事讲完了,不妨一起来听听网友和厝边们是怎么看的。

网友“每日一醒”:新的二十四孝,更强调对父母精神上的关心,孝顺已经不仅仅停留在生活的照顾,生病的看护,你让父母快乐了吗?不妨可以想想这个问题。

网友“嘟嘟的鱼”: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现在,很多子女在外工作,他们要怎样尽孝?我很赞成第12篇报道中,厝边庄先生的说法,工作表现好,读好书,不要让父母操心,就是另一种行孝。

厝边陈先生:这15孝,我最喜欢第15个,难得,窝心,一看到报上那张抱着母亲上车大大的照片,我有种要落泪的感动。

网友“烟雨红尘”:以前总觉得孝敬爸妈的机会还很多,挂在嘴边又太肉麻。表达爱意太吝啬,回家时蜻蜓点水,只顾着和朋友、同学疯玩。这次回到他们身边,听爸妈说小时候很喜欢我的几个长辈都相继去世,一时心中呆愣怅然,方才惊觉,我与父母能呆在一起的时光可以用次数计算了。(N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记者 郑娟娟 张颖珍 曾炳光 白志强 文/图)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