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校园怪谈之红油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43:19 阅读: 来源:酒柜厂家

深夜,荧光屏还在不知疲倦地闪着微弱的光,我熟练地打开一个个窗口。

忽然发现,我们学校的论坛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帖子:“赠与·最爱的诅咒之漆”。我暗想:“在校园论坛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八成是广告吧?”

再看看点击量,我不禁大吃一惊,这点击量竟然已上千了!要知道像我们学校这种小论坛,点击量能这么高是很少有的,我有点好奇地打开了这个帖子:

“亲爱的,写下你的名字,我将永远地赠与你红色的油漆,让它陪伴你永远!永远!!”

再一看回帖的人,我就觉得有点无聊了,因为第一个回帖的人是个“鬼”——王海涵。

那不是几个月前割腕自杀的女生吗?据传言讲,好像因为诸如成绩不理想之类的原因自杀的,为此我们还议论了很久。但几个月后也就淡忘了,没想到现在还有人记得,而且开这么无聊的玩笑。我嘟囔了一句“真无聊!”

星期六一大早,电话就叫个不停。本来想睡个懒觉的我,气愤地抓起电话。

“喂!”

“方若,是我。”

一大早打什么电话?我很不满意地问,“你是谁呀?”

“若儿,我是周蔓呀!好不容易放假一天,我叫上李洋。咱们三个去shopping吧!”

我气得大叫,“shopping?!我还没睡醒呢!”周蔓压低声音对我说,“李洋以前和王海涵关系那么好,现在王海涵死了,她一定很难过,咱们应该多去陪陪李洋。”

我想了想,出于同情便勉强答应下来。

商场里,李洋看起来丝毫没有挚友死去后的那种悲伤。

我有点生气,后悔为了这种没良心的人浪费我美好的周末早晨。我小声地骂了句,“没良心!”一旁的周蔓听见了,小心翼翼地拉了拉我的袖子说,“若儿,你别这么说。难道让李洋去自杀陪王海涵才行吗?”我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便点了点头。

也对,李洋现在的状态的确让我们都松了一口气。要知道,李洋和王海涵关系好的不分你我。当时王海涵一死,我们生怕李洋也想不开去……不过现在好了,看样子李洋已经想开了。

在我们说话间,李洋已跳上了去五楼的电梯。顺便介绍一下,这家商场五楼卖的都是大牌子,价格十分昂贵,我们这种学生根本买不起。于是周蔓对李洋说,“哎~~反正咱们也买不起,就别上去了。”

可是李洋像没听到周蔓话似的,执意踏上了去五楼的电梯。周蔓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说,“那我们也上去吧!”

上了五楼,我和周蔓找了半天才找到李洋,她正痴迷地看着一条拖地的晚礼服。我走上前,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问,“怎么?你很喜欢吗?”

“不是我,是王海涵。她很喜欢这条裙子,每次到这里,她都要看上好半天。”

我看了一眼价钱,倒吸了一口凉气——6666元,太贵了。周蔓过来看了一眼价钱,表情和我一样。

李洋根本没注意到我们的表情,还继续说着,“以前海涵说过,她要努力赚钱将来买下这条裙子。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就这么走了!到底是谁?是谁逼死她了?”李洋的情绪突然暴躁起来,我搭在她肩膀上的那只手明显感到了她的颤抖。李洋缓缓蹲下,抱着头蹲在商场的地上哭泣。

看着李洋,我试图对她解释着,“李洋,王海涵是自杀的,你不要多想了。”

“不,不!绝对是有人在逼她!绝对的!”李洋尖叫着晕了过去。我和周蔓慌了神,哆哆嗦嗦地打120。

就在我们和医生手忙脚乱地把李洋抬下楼梯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那条红色的晚礼服竟然不见了!

医院里。

医生告诉惊慌的我们,李洋其实没什么事,只是精神过于紧张了,再加上这几天睡眠不足,于是给她开了点镇静药。

我和周蔓站在医院走廊里叹气。

周蔓抬起头问我,“若儿,听李洋话的意思,好像王海涵的死不太单纯呀!”我迟疑地说,“不会吧,谁会害一个高三女生呢?平时王海涵也不大爱说话,更没有仇人什么的,怎么会被人害死?是你太敏感了吧?”周蔓没再说话,只是若有所思地低下了头。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