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评论HTC未曾辉煌的没落

发布时间:2020-06-29 17:15:06 阅读: 来源:酒柜厂家

HTC One (M8)发布了,这个奇怪命名,在没有对手抢头条的三月末,还是能引发众多新闻和回帖。外观、界面、跑分,在这些非发烧友话题之外,人们更想讨论的,是HTC能否依此东山再起。 答案非常明确—不能。

未曾兑现的辉煌

几年前有幸前往HTC台湾总部,那正是HTC Desire热卖的日子。

而同时刻,摩托罗拉在挣扎明系列翻盖机,诺基亚于危机四伏中夜夜笙歌,iPhone4刚刚发售,三星忙着把iPhone 4改造成Galaxy S。在这样的市场里,HTC Desire足够优秀,再乘上HTC从贴牌转生为独立品牌的东风,HTC积攒了澎湃的雄心,放言开拓大陆市场。即北美市场第一后,成就亚洲品牌的世界梦想。

那个时候,确实美妙。就连“Quietly Brilliant”这样拗口的Slogan都显得无比艺术—你的手机更懂你,那时的HTC手机是能做到这一点的,HTC Sense大大弥补了Android 2.X时代的丑陋和蹩脚。虽然它的本质还是自主UI+桌面插件,但因为HTC按用户所需,将众多使用功能浓缩在桌面插件上,的确大幅度提高了可用性和体验度。

那时,我用着一个连打电话都不会自动关闭屏幕的摩托罗拉,的确被HTC感动了;而周永明的一番演讲,甚至给无关的我都营造出共同创业共赴辉煌的兴奋。

2010年的HTC还只是“火腿肠”,不是“后头丑”。

成于中国败于中国

如今我们经常这么想像,如果当年HTC能抓住大陆市场,那么即便在欧美全面溃败,也不至于连番呈现难堪的企业财报。

当然历史不能假设,HTC在北美的败局,无关苹果的诉讼案,主要来自三星的强力挤压。可以看到,2011—2012年间,虽然HTC自身的产品不太给力,但同期三星的Galaxy S 系列也不过是纸老虎。这时大企业与小企业区别就体现的淋漓尽致,三星在市场宣传、销售渠道,甚至运营商层面的巨额投入,成功的在Galaxy SIII到来之际,营造出一个韩剧般世界高帅富的形象。对比之下,刚刚向外迈出几步的HTC就像一个赤贫小子,自己半年的企业营收,都不及三星一年的广告投入。当美国人遍地只能看到苹果和三星的时候,他们渐渐忘记了HTC那微弱的声音。

但在中国,是另一番景象。

因为多普达时代积累的优势和认知度,HTC本来可以在三星大举进攻前,抢得时间差。但我们忽然发现,看不懂HTC了:在不热衷合约机的本土市场,HTC不仅越卖越贵,而且欧美设计师和台湾设计师双管齐下,“后头丑”的戏谑逐渐名声鹊起。人们实在不懂,为什么HTC钟爱手机背面贴补丁,更不理解为什么还要为此付出iPhone般的价钱。即便大家希望把错误归咎为机海战术,也不能否认,HTC机海里的鱼,都长得差不多。于是,在三星铺天盖地的广告到来后,人们理所当然的,从购物车里剔除了这个品牌。

对,这就是当时HTC的最大失败,它的产品价格,远高于它带给消费者的价值体验。

但是,HTC坚持着台湾企业的固执,继续放言走高端路线,同时又无财力从市场层面提高品牌价值。而此时的中国区总裁任伟光,是个典型的职业经理人,在HTC之前,几乎做遍了所有手机品牌的管理者,但都不太光彩。HTC对他来说,只是一份工作,他并不像周永明那样爱这个品牌,所以在HTC陷入困境时,他再一次抽身而退。而当年HTC雇用他的主要原因,大概因为他是唯一在大陆手机领域混得熟的“台湾人”。

当然,相信HTC的溃败也不都太多怪罪任伟光,因为大陆地区的各种决策,都要听从台湾总部,几乎到了连大陆员工印名片都要向台湾总部申请,然后快递过来的程度。这让HTC的企业构架就像一个长腿的蜘蛛,脚趾说我踩到了石头,声音慢慢传递向大脑,然后大脑再慢慢发令给脚趾,此时蜘蛛已经摔倒了。在传统领域,如此的企业结构可以存在,统一、康师傅就是如此。但在“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IT领域,它让一直号称理解消费者的HTC远离了市场的真实声音,站在海峡的另一端,想像市场状况。不得不说这是代工起家的公司,骨子里的不安和不自信。如果把企业个性化为一个人的话,HTC的内心一定充满了恐惧和忐忑。如同当年“Quietly Brilliant”那样,HTC从一开始就没有把自己摆在市场领导者的位置,完全没料到这个市场居然比传统市场还糟糕,居然两个寡头就统治了世界—不做领导者,就只沦为边缘者。

现在HTC倒是换掉了“Quietly Brilliant”,还把“智能手机领导者”写到了品牌上,但谁都知道,领导者早就不是它了。

HTC One不是救世主

一个产品能拯救世界吗?

或许人们可以列举1998年的苹果iMac G3,它后来成为了苹果重返颠覆的起点。但当时救世主并不是iMac,而是要归功于乔布斯回归苹果后的两个举措:重整产品线和产品方向,寻求外部资本注入。

显然HTC应该做的,不是推出一台新旗舰,然后发跑分新闻稿。而是应该调整企业结构,引入外部血液。什么时候,HTC能不再那么像一个台湾企业,那它就有希望了。另一方面,王雪红能否给HTC更多资本支持,开拓渠道和营销市场,也非常关键。前几年HTC曾大举开拓销售渠道,建立自营店面,但随着市场份额萎缩,其中不少已经关闭,更不用说下沉渗透到低级城市。旗舰手机打品牌,低端手机打市场,指高打低的策略在中国市场很受用。前提是,有没有足够的钱,把这个事情支撑起来。只靠王雪红的话,恐怕也是东墙补西墙。也许最后,只能走诺基亚和索尼的路,卖给有钱人吧。

难过的是周永明,当年真的踌躇满志。虽然不会有第二个乔布斯,但他的努力,让很多人真心希望他能成就一番事业。可直到2013年传出他的辞职信八卦,大家就知道,他一定有太多精力无奈的用在了产品和公司发展之外,比如内部政治?

他大概很累,也很失望。

我们也是。

华人看国内视频

回国VPN加速器

回国代理

相关阅读